追蹤
小豬仔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 >
  • 1828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幻羽舞影-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_2010/08

展覽時間從早上九點半到晚上八點半,我們利用下班之後的閒暇,來一場藝術與時尚的饗宴囉^^
2006年,編舞家瑞琴蕭畢諾與「拉羅歇爾國家編舞中心(Le Centre Chorégraphique National de La Rochelle)將高堤耶於1983年至1994年間,為不同舞作設計的服裝全部捐贈給法國裝飾藝術博物館(Les Arts Décoratifs)所屬之「時尚織品館(Musée de la Mode et du Textile)」及「穆蘭國立舞台服裝及編舞中心(Le Centre National du Costume de Scène)」。這次《幻羽舞影》舞台服裝展主要就是來自這兩個單位的提供~
全票200元~裡面展示著靜態的舞衣配件和服裝手稿,現場展出編舞錄像和燈光投射等動態效果,讓觀眾有舞台臨場感的新體驗!
大家對高堤耶的作品,應該不會很陌生。1990年美國流行天后瑪丹娜(Madonna)在她的國際巡迴演唱會「Blonde Ambition」中,就是穿上高堤耶設計的尖錐形胸罩與束腰馬甲。而這樣的服裝早在1983年便出現在舞台劇「樂事」(Délices)的演員服裝裡,從此,便開始了高堤耶與蕭畢諾長達11年的合作關係。
瑞琴蕭畢諾是法國現代舞舞者與編舞家,擅長融合各種超越傳統舞劇的元素與技術,於1983年和高堤耶開始長達11年的合作。
高堤耶會依照舞台劇發展來設計服裝,蕭畢諾有時也在服裝設計完成後才進行編舞,兩個人搭配起來的作品,打破過往的舞劇形式,對當時的時尚和舞蹈界都造成不小的影響。之後高堤耶在他個人的時裝秀現場,也經常以舞台形式展現他的服裝設計。兩人合作結果不僅開拓世人的眼光,也建立起另一種舞台服裝設計與編舞的配合模式。
本次展覽挑選出《服裝秀》、《佛列德胡搞》、《樂事》、《群鼠起舞》、《安娜》、《聖喬治》、《過渡》、《拉羅歇爾不只有少女》、《拳擊K.O.K.》、《面相,自娛娛人》等舞劇中的服裝作品,大家可以看到高堤耶天馬行空與無邊無際的想像力,納入的素材無其不有,頗令人嘖嘖稱奇,不得不讚嘆其豐富的創作力呢!
雖然展場內不能拍照,但主辦單位至少有把些許服裝做成大幅看板座落在通往展場的通道旁可供拍照。


 

《胴體窗景》,白話點就是「身上的窗戶」,即在身上的某個部位開了個窗(洞),這套即是讓大家看到它屁股的「胴體窗景」。這個乍看之下覺得還好,但越看卻越耐看,是不錯的設計!
《喘不過氣》,利用馬甲對舞者的束縛與限制,營造出滑稽的肢體效果。高堤耶將馬甲的作用發揚光大,從僅是女性內衣的功能擴充為外穿的服裝。


這一系列服飾更將馬甲應用至身體其他部位,甚至不受性別限制,馬甲也能出現在男性身上。除了馬甲的束縛外,有些舞者還會穿上網紗褲襪,讓移動更為困難,也因為移動的困難度,讓舞臺效果更為突出。
《漫舞隆凸》,服裝的靈感來自於八O年代的女性,她們習慣穿著西裝、戴上大領帶、把袖子捲起等,以較為男性化的裝扮,表現當時女性的幹練。在二十年前,要把男性服裝的特色帶到女性身上,再把它們搬到舞台上呈現,可是個創舉!


這一系列服飾,除了看高堤耶如何把古典芭蕾舞裙變成身體上的裝飾或領飾,也能看到八O年代的服裝特色。
《聖喬治》,代表著犧牲與保護的精神,在歐洲某些國家的宗教與文化中,是位十分重要的聖人。


 

本劇的服裝設計上,高堤耶以教堂建築與外牆上的雕塑,轉化為舞者身上的文字、圖像,使得舞者在表演的過程中,光是服裝的部份便比其他舞作更具圖像效果。至於服裝的材質,高堤耶使用萊卡布料,讓舞者身上貼身的舞衣呈現絲質的滑潤感,衣服上的圖案則是直接畫在布料上,膝蓋地方也利用挖空的設計來展現舞者的肢體線條。
《最潮撐裙Les derniers cris-nolines》一語雙關,把derniercri一起看,cri再跟noline連在一起,就分別是「最潮」與「裙撐」兩個詞。後者crinoline原本就是一個字,是指十九世紀女性裙裝內、類似鳥籠型的裙撐;而dernier結合"crinoline"字首的cri,成為dernier cri,則是法文「最新時尚、最新樣式」的意思,這個橋段的命名便是這麼來的,高堤耶與蕭畢諾玩弄的文字創意,不看原文還不曉得呢!


 

舞者的小腿圍上一層布料,類似泡泡襪的形式,但稍微再厚一點,好讓他們在地上磨蹭時「舞得容易」。舞劇中的舞者們,時而輕盈彈跳,時而呈現跪姿,扭身滑步,藉由各式各樣的扭曲姿態,將身上的《最潮撐裙》展現得淋漓盡致。
《累贅飾物》,最大特色在於它誇張的配件。這個作品把帽子整個放大,幾乎蓋住舞者的上半身,看似超乎尋常的比例配置,卻有著恰到好處的協調性。


帽子上看起來像貼紙的東西,其實是高堤耶跟該舞劇的贊助商開的小小玩笑,這些貼紙是贊助商-君度橙酒
COINTREAU的酒瓶標籤,這些標籤除了出現在帽子上,鞋面上也有,並縫上形狀像軟木塞的裝飾物件,而褲子上的花紋與流蘇的設計也十分精緻!


舞者穿戴上這樣誇張的累贅飾物,要如何擺動他們的肢體,在服裝之間取得協調與平衡,真的是在考驗真功夫啊~
《假期記憶-羅馬.聖多貝.羅馬浴場》,高堤耶在假期裡的所見所聞,一一拼湊成此系列服裝,以服裝代替遊記,娓娓道出一篇篇心中羅馬印象、取捨不同元素來展現他的服裝品味。這些小細節看似毫不相關,僅是曾發生在假期中的一小部份,高堤耶卻把他們搭配地恰如其分。
左邊是《過渡》服飾,在1984年發表於法國蒙佩里耶國際舞蹈節(Festival international Montpellier-Danse)。亮眼的橘黃色蓬裙與帶著綠色斑點的細肩帶,散發著俏麗感與盛夏的熱情。我喜歡這件的設計,除了色彩亮麗,裙擺設計細緻繁複,更有種貼近生活中比較能穿得出去的時尚感吧?


 

右邊是《拉羅歇爾不只有少女》服飾,這齣舞作靈感來自於停泊在大西洋拉羅歇爾港的一艘「海上少女號」,劇情描述水手與動物們坐上船離開港口之後,遇到狂風暴雨,面臨彷彿世界末日的恐懼。


 

這一系列服裝,最大的特點在於多是模仿動物型態的舞衣,包括野豬、山羊、老鼠、猩猩、惡龍等,並擷取許多不同元素,表現在衣服裝飾的小細節上,頭上帶著動物頭像紙板,動物的表情猙獰,流露出害怕與飽受驚嚇之感。
《面相,自娛娛人》,本系列的連身服皆帶著拼貼的巧思,包括嘗試錯視法,如讓舞衣正面為條紋水手服,背面則是日本風的人物畫,讓舞者在演出時,一轉身便能展現截然不同的氛圍。若仔細觀察,更能發現這系列的服裝上的印花圖騰多是以手繪上去的,每套都展現了高堤耶精心設計的時尚與戲劇感。不過,我覺得這一系列的作品,超有鹹蛋超人的FU耶@@。。。
高堤耶與蕭畢諾兩位創作者分開的原因之一,是當時舞臺表演逐漸演變成不需穿衣服也能裸身上台的趨勢,舞臺服裝不再那麼必要,《面相,自娛娛人》當中一套膚色的舞衣便可看出這樣的趨勢,舞者穿上號稱第二層肌膚的衣服,以十分細膩的手工,將亮片、珍珠等飾品縫在手邊或胸前。這套服裝被放在玻璃櫃中展示,除了因為它的珍貴與細緻脆弱,需要特別的保護之外,更因為這件服裝預告了往後的年代,舞臺服裝漸漸以裸體與較少或貼身布料製作。


 

參觀完展覽,可以到商店選購喜歡的作品製作成相關的紀念品。這個是由《喘不過氣》的馬甲服所做的時鐘,整體擺放下來,我覺得效果十足,很不錯!
門票可兌換兩張書卡,我則是兌換了《喘不過氣》的馬甲服與《過渡》的橘黃色蓬裙服飾的書卡,當然,紀念品也是購買這兩款的磁鐵囉~
雖然是第一次接觸高堤耶的作品創作,但如果之後還有其他作品的展覽,我想應該還是會前去欣賞,感受不一樣的創作新意與題材囉~


**拍攝相機:Panasonic FX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